幾本日文書勾起的雜想

by MT

最近準備考試壓力大,早上五點半就起床。這種狀況下特別容易產生強迫性的偏執行為,例如:費了好大的勁去回想一位記憶模糊的日本作者姓名。這人寫了兩、三本書,當初在京都的書店看到沒有立刻買下來,過了不到兩個禮拜不但忘記作者姓名,竟然連書名都想不起來,只好用關連的功能到日本亞馬遜去大海撈針。經過幾番曲折,才從「細馬宏通」寫的關於風景明信片那本書的關聯商品找到「橋爪紳也」這個名字,搜尋到的兩本書分別是:あったかもしれない日本―幻の都市建築史(Unbuilt Japan—Illusionary Urban and Architectural History)和モダニズムのニッポン(Modernism Japan) 。當初沒有立刻買下他們是基於節儉的美德,同時也想馴服知識的慾望。況且和細馬宏通相較之下,橋爪紳也的取材似乎比較任意,描述多分析少。但是這些材料實在太有趣了,例如京都的琵琶湖疏水道、丹下健三參與的大東亞共榮圈、日本民生用品電氣化過程等等,離開日本之後仍舊在腦中徘徊不去,還是把他們都加入我的 wishlist裡面。這次在京都的行程匆促,但是隨意逛了幾家書店,加上研討會現場的書展,還是買了幾本有趣的書。例如前述的細馬宏通是極為有趣的一位作者,他寫的兩本書:淺草十二階和絵はがきの時代,加上橫山俊夫編輯的視覚の一九世紀―人間・技術・文明,廣泛而深入地討論了日本現代化過程中各方面的視覺文化,看來可以輕易的連上Hal FosterMartin Jay等人的視覺文化研究與視覺理論。另外最近在台灣看到一些關於同潤會的討論(例如此處),非常吸引人,我找到一本似乎不錯的概論,内田青蔵寫的「同潤会に学べ―住まいの思想とそのデザイン」。值得注意的是後藤新平也是其會員之一,因此若要說台灣有些日治時期的住宅規劃受到同潤會思想的影響也不是不可能的。令人驚喜的是我也買到青井哲人先生的殖民地神社與帝國日本,並且幸運地在研討會會場得到他的贈辭。

整體感覺上日本的建築史出版界還是比中文活潑豐富許多,除了上述幾位作者之外,當然還有令人乍舌的百科全書式的作者,藤森照信、村松伸、布野修司、鈴木博之等人,以及可以想像我還不認識的眾多作者。日本的翻譯事業也是聞名已久,不過當我偶然走入河原四条區域的淳文堂量販書店時,光看到架上已經翻譯成日文的建築知識還是感慨不已。這並不是崇洋與否的問題,我看到的是對於知識的追求與執著,以及吸收外來知識的紮實功夫。附上感動之餘抄下的書單:

Informal-Cecil Balmond; Modern Architecture Through Case Studies-Peter Blundell Jones; Delirious New York-Rem Koolhaas; Theory and Design in the First Machine Age-Reyner Banham; Words and Buildings-Adrian Forty; Frank Lloyd Wright/Lewis Mumford-Thirty Years of Correspondence; Studies of Tectonic Culture-Kenneth Frampton; Japanese Homes and Their Surroundings-Edward Morse (two versions!!); Garden Cities of Tomorrow-Ebenez Howard; Wrapped Space-Anthony Vidler; Architecture and Disjunction-Bernard Tschumi-Skateboarding, Space and the City-Ian Borden; Bucky Works: Buckminster Fuller’s Idea for Today-J. Baldwin; Invisible Gardens-Peter Walker and Milenie Simo

語言是否透明?若否的話,相信世上有翻譯這檔子事不就是天真到無可救藥?我寧願相信在認真的翻譯過程中,譯者也就進行了咀嚼消化的工作,讀者受益了,譯者的收穫相信更多。期待更多的有心人士之餘,我也好奇日本建築研究出版的蓬勃,是否因為其機制有特殊可取之處,亦或是單純的市場大小問題?以此疑問作為今早呢喃自語的結尾。(另外還要勉勵自己的日文要多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