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及其不滿 (前)

by MT

最近我常逛的幾個部落格作者都不約而同的提到全球暖化的議題。(請見:洞悉真相碳買賣無法拯救地球關於全球暖化的浮面思考)從中多少可以看出全球暖化普便受到重視,但同時也看得出其爭議性,尤其是自從高爾得到奧斯卡金像獎之後他的豪宅再度受到攻擊的風波。雖然說再寫下去這裡大概會被誤會成專門談環境議題的部落格了,不過想寫的還是要把它寫出來,要不然會一直在腦海裡面徘徊不已揮之不去。

今年Vanity Fair雜誌第二次推出環保特輯。按照The Nation這份政治雜誌的廣告詞說「如果你想看流行,就讀Vanity Fair。(If you want something trendy, try Vanity Fair.) 又再度證明二十年來環境議題已經從社會邊緣議題變成大家朗朗上口的日常話題。儘管如此,除了政治動機之外,並不是每個科學家都相信全球暖化這套說辭。有趣的是許多全球暖化的懷疑論者通常和保守政治主張者牽連在一起。其中或許可以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的負責全球暖化與國際環境議題的頭頭Myron Ebell為代表。Vanity Fair很慷慨的給他一篇專訪,篇名叫做〈方便的非真相〉(很明顯是高爾那本有名暢銷書的相反)。含廣告的話,雜誌專輯總共給了Ebell九頁,以那麼密集的排版來看,篇幅實在是不小。除了Ebell自己的論點之外,他也透過記者的傳話和幾位氣象學者和海洋學者隔空辯論。其中一個焦點集中在氣象預測模型的可信度上面。Ebell以聯邦政府資助的U.S. National Assessment of Climate Change為失敗的例子,說氣象預測模型只是騙小孩( a hoax)。記者引用大氣學者Tom Wigley的回擊:「有數百計的論文證明這些模型運作得非常棒。」同一篇文章裡面科羅拉多州國家大氣研究中心的氣象學家Kevin Trenberth則指出Ebell 舉的例子是1995年,從那之後至少有23個更優秀的模型。

其中一個新的氣象模型或許就是New Yorker雜誌專寫全球暖化議題的作家Elizabeth Kolbert造訪的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GISS)ModelE。根據Kolbert寫的《一場災難的田野筆記(Filed Notes from a Catastrophe)書裡面的記載,這個模型的程式碼共約十二萬五千行,基本概念是把地球表面分割成三萬三千零一十二塊方格,然後依垂直方向往上乘以二十倍;以每一格為一個模擬單位,彼此互相聯繫,共有六百多萬格,該中心聘用一百五十位專家作計算,有分別的演算法負責不同的系統:大氣、海洋、植被、雲層等等,以該中心的超級電腦跑一次模擬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跑完。這麼複雜的模擬系統應該頗能服人。例如,該模型成功的重現1991年六月菲律賓的Mount Pinatubo火山爆發所產生的硫磺懸浮粒子所造成的全球氣候冷卻效應。中心主任也曾經在1990年的一場會議上用一百美元和其他科學家打賭該年或是往後兩年將會創下全球均溫的最高紀錄,六個月後他就贏了。

monmonier0001s.jpg monmonier0003s.jpg

不過模型終究是模型,沒有人能百分之百的保證。或許氣候預測的本質和一百年來或許沒有兩樣,只是複雜度增加。我在地理學家蒙蒙尼耶(Mark Monmonier)寫的關於氣象學製圖的方法和歷史的書裡面發現這兩張圖,分別是1898年11月26日和27日美國東北部的等壓線圖。我有點訝異當年就有這個技術,但是了解之後覺得很單純:把各個氣象站的氣壓計測量結果用電報告知氣象局,然後氣象局的人把各站的氣壓標在地圖上,再用內插法把各個整數點連起來。有趣的是氣象預測的基本原則和今天的先進模型沒有兩樣:從過去的資料庫預測未來氣候的動向。常聽有人開玩笑說,「氣象預測什麼時候準過了?」所以1898年1126日波特蘭號船長才會不顧暴風雨的預測從波士頓按原定時程出發,隔天在鱈岬灣(Cape Cod)沉沒,至少120人罹難。今天的氣候預測模型當然更精細(例如ModelE使用的forcing的觀念,以米平方瓦特為單位來計算每種因子產生的熱能),但是看起來仍然有科學家對於全球暖化抱持懷疑的態度。我這麼說必須很小心,因為氣象學本身的複雜程度可以想見,而且我並沒有仔細閱讀其中的論點,不過例如這本書Unstoppable Global Warming: Every 1,500 Years、或是這本書Shattered Consensus: The True State of Global Warming都是例證,從amazon.com的相關連結出去還有更多持懷疑或反對立場的作者,族繁不及備載。(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