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及其不滿(中)

by MT

因為科學方法所必然存在的缺陷,也就產生讓人上下其手的空間,也所以全球暖化議題才會有爭議性。在某個程度上,全球暖化和環境主義類似,已經成為一種宗教信仰。高爾Al Gore在領取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的時候就說,全球氣候變遷「不是政治議題,而是道德議題。」這樣的道德制高點放在全球暖化的爭議之下看,或許是出自科學爭辯的僵持不下,但另一方面這樣的說法也招來了「偽善者」的指控。隨著《不方便的真相》得獎,高爾自家的豪宅儘管有裝設太陽能板,但是耗費電量還是一般人的二十倍,到處演講的時候私人噴射機大量排放溫室效應氣體. . . 等事情就被拿出來談。台灣媒體用了這幾年流行的「踢爆」兩字來形容這件事情。對於這樣的人身攻擊,我們當然可以說指控者並沒有討論到議題本身而置之不理,不過六月份的Harpers雜誌裡曾任聖公會牧師和高中教師的作家凱瑟Garret Keizer卻有不同的看法。讓我有點驚訝的是,Harpers這份左傾的雜誌這一期的Notebook專欄,不再攻擊布希政府或是談論伊拉克的撤軍問題,而是拿高爾開刀。

凱瑟一方面說,對於那些高爾的蜚長流短,我們不需大驚小怪,因為那不過是2000年高爾和布希競選總統時候的冷飯重炒。另一方面,他用一種近乎酸溜溜的語氣說了,哇,全球氣候變遷是道德議題耶,對於那些擔憂全民健保、生育自由、工人權力、戰俘待遇、關心每天像害蟲般被掃到一邊的男男女女的困境的低下政治議題的人來說,真是提醐灌頂啊!而民主黨在兩千年高爾選輸之後發表的聲明中表示,他們的「民粹訴求」(populist message)無法到達他們鎖定的「富裕、受過教育、多樣、郊區、時髦(wired)、溫和的」那個族群,他則認為這個說法顯示了美國對於階級問題的根本盲目,就像臭氧層的破洞那麼大。他問,一個富裕、受過教育、郊區、時髦(wired)、溫和的族群,怎麼可能是「多樣」的呢?更殘酷的是,他更引用了最近《紐約客》New Yorker評論家David Remnick的話說,如果今天是高爾是總統,我們是否就會活在另一個宇宙裡面?噢,不,那還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那個「富裕、受過教育、郊區、時髦、溫和的」宇宙,而且凱瑟補上,這個中產階級宇宙還包括了高爾和Remnick。(看來,喜歡「右看暖化」的人還沒碰上真正的左派XD。)

mcharg-s.jpg

其實凱瑟並不反對談全球氣候變遷,他主要不滿的是環境主義的高調子排擠了其他重要的社會議題。這讓我了解到為何生態規劃教父伊恩˙瑪哈Ian McHarg於1969年 寫的《設計依循自然》(Design with Nature)能夠深入人心。因為他談論環境問題的時候還是從社會議題出發。仔細閱讀這本書之下,瑪哈的訴求和後來多數人塑造出來的環保聖人形象不太一樣。早期的瑪哈畢竟是一位規劃者,尋求的是「自然在人類世界中的角色」、「看的方法和做事的方法」[p1];他不是單純的呼籲自然保育、自然保育,而是同時關心自然和人類聚落,也同時談到鄉村和城市的諸多問題。比如他說與其稱鄉村是綠帶green belt,不如說是貪婪帶greed belt,因為最大比的土地投機交易都在此進行;[p22]而美國多數城市的破敗市中心,所謂的內城inner city,則是「種族和仇恨、疾病、貧窮、憤怒和絕望、痰涎和排泄物」的代名詞,而「悲哀的郊區其實是遙不可及的夢想。」[p20]其實沒錯,稍微深入去看美國都市發展的各種問題,也就是最近十多年來都市規劃界所謂的「士紳化」(gentrification)和「蔓延」(sprawl)等議題,美國的種族和階級問題就不再是「骯髒小秘密」,而是結結實實的空間問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