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這和你無關(中)

by MT

>>撇步、奧步、正步<<

除了選舉機器之外,羅尼也用了負面攻擊的手段(俗稱奧步)。談到奧步,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年吳敦義的「換人做做看」錄影帶,不過那個影片拍得太遜了,似乎造成了反效果。最近我發現美國的負面選舉格調也不會太高,但是效果似乎還不錯。共和黨的老布希和民主黨的杜卡奇(Michael Dukakis)競選美國總統的1988年,時代雜誌稱之為「黑手之年」(the Year of the Handlers),因為雙方陣營不分軒輊,魅力普普的候選人很少脫稿演出,大部分的選舉操作都交給幕後的黑手負責。最明顯的就是「Weekend Pass」這個負面攻擊杜卡奇的廣告,宣傳杜卡奇支持的「受刑人週末放哨」政策(furlough),造成終生不得假釋的無期徒刑犯人Willie Horton在放哨期間再度犯下強盜、強姦的罪行。這其中更因為Willie Horton是黑人,而廣告裡面出現了Horton的大頭照,指這張照片是「每個郊區媽媽的夣靨」,於是出現了種族主義的指控。這則廣告的製作人雖然和老布希沒有直接關係,但仍然屬於他的人際網路。老布希的陣營也自己拍攝另一則負面攻擊的廣告,聘了三十個演員扮演受刑人,在監獄門口進進出出。選前幾個月,整個競選主軸都圍繞在這個攻擊,老布希在許多場合都提到這件事,後來他順利當選,Willie Horton和老布希的競選總幹事Lee Atwater的名字在美國也成了種族主義和負面競選的同義詞。我讀到最扯的選舉奧步也和Lee Atwater的前部屬有關。Rod Shealy幫姊姊競選南卡的副州長(lieutenant governor)的時候,為了刺激南方的種族保守主義者出來投票,找了一個黑人漁夫,給他五百塊美金叫他參選國會議員,然後幫他寄一堆文宣。

去年華盛頓郵報發現一個抹黑Fred Thompson(另一個共和黨內參選人)的網站是由羅尼競選的顧問公司TTS Strategies的工作人員所架設,TTS的負責人當然也表示這屬於員工的「個人行為」,羅尼也費心劃清界線,所以這只能算是檯面下的。檯面上這叫做opposition research,羅尼陣營以月薪一萬五千美元聘請律師來研究歐巴馬的弱點,成果之一是把歐巴馬提倡的「適齡性教育」說成「教育幼稚園兒童何謂自慰、同性戀、墮胎。」其實由此也可看出種族和宗教議題在美國選舉的地位舉足輕重。強調「教會與國家分離」的民主黨常被塑造成「無神論者」,瞄準南方票倉的共和黨喜歡提倡基督教價值(反對墮胎、同性戀、和進化論)。種族方面,儘管1967年強森簽署民權法案,白人和黑人的居住和教育仍然涇渭分明,許多南方人仍然抱持白人優越感。比起來,加稅減稅這種老話題已經無法引起選民興趣。這在投票率不到一半的美國尤為如此。面對政治冷感的選民,似乎只有走偏峰拉高基本盤的投票率才有得勝的契機?想想,TTS Strategies的負責人曾說:「我們的目標是在品味、理性、和法律的範圍之內取勝。」

其實不論是不是候選人直接授意,如果你衷心支持一個候選人,相對也就會看他的對手不順眼,想要用盡各種方法來打擊他的對手。但是除了負面攻擊之外,從這幾個事件裡可以觀察到的現象,是媒體在訴諸投票的民主政治體制裡面扮演的(助紂為虐)推波助瀾的角色。台灣所謂的「資深媒體人」在美國政壇的正式職稱叫做「媒體顧問」(media consultant)。其實從一次大戰以來,不會動的圖片picture和會動的圖片motion picture(攝影和電影)就是政治宣傳甚至軍事作戰的重要工具。直到今天因為好萊屋工業和無線電視的誕生,媒體的軍事角色被娛樂事業敷上了一層中立的色彩。對於依賴大眾文化生存的媒體,以炒作新聞來維持收視率更是見怪不怪,托克維爾所謂的「多數暴力」也就邁向無法自拔的惡性循環。(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