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ping Light (III)

by MT

京都 曼殊院 大書院 2005 夏

這是站著畫的,所以透視的消點位置比較高,畫面帶有些許的不安。最近看小津安二郎的晚春和麥秋,影片裡面玄關的空間明暗層次很清楚,隨著燈光的開關而變化。小津拍攝傳統住宅室內空間的時候攝影機的高度都比站立的人還低,空間的透視消點是在坐姿的眼睛高度。或許也只有安靜的坐著才能體會日本傳統建築的人性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