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iteracy

by MT

si-program3

到耶魯大學發表論文,在一個星期的時間之內拜訪了四個城市,借住三位朋友家,訪談會面的老師和朋友無數,算是一趟非常豐富的旅程。(前面六天先跳過)在New Haven 的同學家裡借住的時候,和他交換兩年前資格考的甘苦談(是的,我們將近兩年沒見面了)。因為是同一個老闆的關係,他書架上的書大概和我有三分之二是重疊的,而另外三分之一就是有趣的地方。我翻出了Vernacular Architecture Forum (VAF) 這個組織的學會期刊。很驚訝從兩年前開始期刊的名稱就從Perspectives of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改成 Buildings and Landscapes 。從名稱的改變就可以看出葫蘆裡面賣的是什麼藥:風土建築的觀念擴大之後,不啻就是「建築(物)和地景」。這份轉變的推力部分來自我們老闆在2004年的學會年會中的主場演講:What Now ? 收錄在Perspectives of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2006/2007年的二十五週年的紀念專刊(Vol. 13)裡面。除了老闆的 What Now 之外,這一期的其他文章也都屬於重要的方法論統整回顧性質,推薦對於cultural landscape有興趣的朋友閱讀。

http://www.vafweb.org/publications/pva-backlist.html

http://www.jstor.org/action/showPublication?journalCode=persvernarch

http://muse.jhu.edu/journals/buildings_and_landscapes/

這兩天一直在download、瀏覽VAF期刊歷年的Introduction和目錄,以及二十五週年紀念專刊的文章。不禁有一點感動加感慨。老闆從風土建築的研究起家,最後不僅攻佔了建築史的領域,還回過頭來敦促風土建築領域要擴大自己的研究視角。上個月我一直覺得自己非常缺乏分析空間的工具:如何從空間組織和人造物體裡面去探索人類行為和社會關係,以及物質和現象之間的互動?原本我一直想一些人類學家的著作,例如 Margaret Meade的一些書,但總是有捨進求遠的感覺。在同學的書架上找到的新桃花源-VAF這個學會和參與學者的出版著作-應該是很不錯的出發點。想想自己去年一直試著檢討「地景」這個觀念,卻竟然連VAF的刊物都沒讀過。大老遠從西岸飛到東岸,在所謂的《空間文盲》研討會發表論文,結果發現原來自己才是空間文盲。 (Illiteracy新解:雖然衛生但還是不識字)

image077

圖一:John同學的近照。在他身上可以找到Tom Hanks的神經質、Larry King的犀利眼神、和他自己獨有的幽默感的結合。
image080
圖二:Rudolf Hall演講廳,中立微笑者是Robert Stern。正在寫黑板的人是社會學家Loic Wacqu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