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景入森林

by MT

20120902-231547.jpg

20120902-231547.jpg

終於造訪Richard Haag設計的Bloedel Reserve。此地原本是為Bloedel 夫婦的地產設計,在森林中切挖出來的四個庭園:Garden of Planes, Moss Garden、Garden of Reflection 、Bird’s Marsh(姑且譯為面園、苔園、返照園、鳥沼)。其中的Garden of Planes因為主人的喜好,把原本設計中的幾何折面改為傳統常見的日式枯山水,甚為可惜。如今的導覽地圖把原先設計的行走序列完全倒過來,也令人暗暗不爽。不過千里迢迢來到西北海角的西雅圖,在嘉麟老師的悉心安排下搭乘了半小時的渡輪才來到Bainbridge Island島上,已經十分感謝。

四個庭園序列的照片雖然常在書籍中見到,但是行走在庭園之間的蜿延路徑卻是平面媒體無法傳達的重要經驗。由開闊的入口草原進入,森林中的鳥鳴、遠處訪客的嬉鬧聲,一切都在遺世中顯得寧靜無比。這幾天在書店中翻到ㄧ本書名為「A Language Older than Words」,這句話一直在心中迴響。身為人類的我們究竟是什麼樣的生物?

在返照園裡面小樂同學說,水裡的映照影像沒有想象中的完美。是否我們在追尋的外在世界,也只是視網膜上面的映像?在真實和虛假、幾何和駁雜、隆起和凹陷的對話之中,我的身體開始嘲笑腦袋的徒勞,這些思緒都不若行走過程中各種豐富的感官體驗來得真實。也唯有從疲憊的頭腦中解放之後,才能稍微喚醒千萬年來我們這個物種作為地球居民,以非語言的形式儲存在身體中的古老記憶。

地景建築學者Patrick Condon曾稱Bloedel Reserve本身即是一個禪宗公案(也因為設計師和主人對於日本文化都有一定程度的涉略),今早的行程雖然稍微匆促, 但是也試著像入門的小沙彌一樣,淺嘗腦袋被砍掉之後「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的感受究竟為何。

20120902-231658.jpg

20120902-23301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