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華世界及其外

by MT

milanexpo

很難把自己侷限在所謂的專業範疇裡面而忽視外在世界發生的事情,不過世上原本就沒有什麼是固定不變的所謂專業或是範疇,內外交逼才是常態。事實上這一期的LAM雜誌(Landscape Architecture Magazine)評論米蘭世界博覽會(Milan Expo 2015)的文章很符合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評論:有見地、不需要很完整(不是寫論文)、同時又串連起幾個不同的觀點與材料。讓我也聯想行前讀到的另一篇規劃建築師Jacques Herzog婊主辦單位的訪談。義大利見學兩週,雖然世博只參加了一天,回來之後補課閱讀也驗證了自己的一些感受與推想,看到稍微完整的圖像,因而狗尾續貂的寫在這裡,充作義地見聞的首篇。

米蘭世界博覽會把城市妝點的美麗,遠在斯豐札城堡就架起一對輕鋼架金字塔,作為城市西北方的會場門廊(1)。然而沒有忘記的是第一天就發生反對遊行與不幸的暴動,城市隨處可見到反世博的噴漆塗鴉(5)。階級的截然劃分也可以從扒手與竊盜盛行、以及如手繩黨這種強迫推銷的團體存在中見到。

以「餵養世界、生命能源」(“Feeding the Planet, Energy for Life”)作為主旨的博覽會,立意是非常好的,也找來了最有自然觀與時間觀的建築師Jaques Herzog、William McDonough、Ricky Burdett、以及米蘭的在地建築師,蓋起垂直森林(Bosco Verticale)而知名的Stefano Boeri(6)來共同規劃。然而按照世博的傳統,總是成為各國展館堆砌的民族主義、尖端技術、新穎美學等等的行銷展覽場所,這樣的觀點事實上也反映在我們的生活方式中,造就了世界的環境問題。從William McDonough幫忙規劃的2000年漢諾瓦世界博覽會以來,環境危機從永續發展廣泛主題聚焦到如今的糧食與能源,共同的結論即是我們的生活必須發生基本的變革,才能解決這迫切的危機。因而Jacques最初的構想是規劃一場不一樣的博覽會,其中不再(只)是各國展館爭奇鬥艷的最新設計奇觀,同時也能給不同的生活方式與非營利組織更多的聲音和舞台。

然而在很早的階段三位國際規劃者便退出了,只留下米蘭的Boeri。於是從垂直森林這樣的建築,或許可以見微知著的看到米蘭世博的一些問題。是的,在美學和技術上,或許米蘭世博和垂直森林一樣,都達到一個既定的水準之上,畢竟義大利還是一個設計的強國。Herzog構想中的羅馬殖民城市原型,以東西軸(decumanus)、南北軸(cardo)以及軸線交會處的廣場(forum)建立起參展國和地主國的兩個主要方向性,輕巧廣闊的遮棚有效地遮蔽了夏天的烈日,同時達到疏散人群的功用與良好的行走經驗(7)。

然而各種大型的食品企業如McDonald與Coca Cola等會館和各國展館費盡心思與資源,安排在主要動線附近得到顯著的注目,相較之下如NGO團體如Herzog後來又回鍋設計的慢食運動館(Slowfood Movement Pavilion)(4)與其他聯合國組織(UNOs)的展館,乃至於最有意義的有機食物市場、超市等消費習慣相連的場所,則排設在邊緣、以較低的經費進行靜態的展示,顯得門可羅雀。

連帶發生的現象
,就是地景設計的薄弱,帶狀公園和運河都被安排在邊緣,而不是最初規劃中的中心位置。最早定下各國展館必須有百分之五十的綠地面積,最後也沒有幾個國家遵守(然而做到的國家如奧地利(2)與英國(3),都有很不錯的成果。)而德國館的互動設計與室內外關係大家都稱許(吧?)。作者Tim Waterman還婊了幾個國家,如Belgium的展館像是Ikea,美國和義大利忙著展示民族特色,巴西館還不錯但是可惜離題。個人意見中,南韓也算是離題,表現得十分用力,卻令人感覺很像是三星的展示館。

由此觀之,此次世博和高層建築流行的垂直森林一樣,並沒有挑戰到幾個基本的問題,失去了更進步的變革機會。以綠色高層建築來說,是否就表示土地可以無限制的發展與加高?大型集中的公共建設投資吸取甚至排擠了對於日常生活影響較大的各種小型計畫?以博覽會來說,各國亟欲製造的「差異」,是否僅停留在一個表面的層次,事實上卻遮掩了底下流動的跨國資金、勞動生產的拙劣條件、階級劃分的不斷增加?

在展場的後續發展部分,雖然投入了足以發展一個小村落的資金,也把鐵路、捷運都整備齊全。然而展場位置位於米蘭城市西北方的邊緣,目前還看不到有投資意願的建商與廠商進駐。所以究竟政府預期經由這場展覽獲得利益的究竟是哪些人?展覽投入的建設又該如何進行後續的發展與再利用?這些都是值得關注的思考點。

ps.
最近幾年的LAM雖然不常閱讀,卻總是令人驚艷。尤其是改版之後,文章非常的多元充實,並不侷限在設計案例、學校、設計師或事務所的介紹,而放眼到整全的地景。這點從強者我同學加入責任編輯的行列也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Putting an End to the Vanity Fair, interview with Jacques Herzog
http://www.uncubemagazine.com/magazine-32-15358283.html#!/page53

THE GLOBAL CUCUMBER by Tim Waterman
http://landscapearchitecturemagazine.org/2015/07/29/the-global-cucum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