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Medici @ Fiesole:人文主義莊園初訪

by MT

medici.fiesole

“Don’t neglect the country round,” his advice concluded. “The first fine afternoon drive up to Fiesole, and round by Settignano, or something of that sort.”
E. M. Foster, A Room With a View.

《窗外有藍天》的故事中,來自英國的露西和堂姊初次造訪佛羅倫斯。在晚餐桌上,友人牧師建議他們務必要到鄉村走一趟,最好由菲耶索雷(Fiesole)繞道塞堤那諾(Settignano),再回到佛羅倫斯。巧的是我們在佛羅倫斯某一天的郊區行程也是這樣安排,只不過我們到郊外不是野餐,而是參訪莊園–早上先到Fiesole參訪梅迪奇莊園(Villa Medici, Fiesole),下午再到Settignano參訪岡巴拉亞莊園(Villa Gamberaia)。

義大利文藝復興庭園的發展和建築史類似,大致以十五世紀初的佛羅倫斯為發源地。文人士紳在佛羅倫斯公國延續了古羅馬時期的文人傳統,在夏日到市郊山上度假避暑,在靜默中修身養性而培養創造力(otium)的郊遊( villeggiatura)。所謂的人文主義(或曰人本主義)在文藝復興時期比較單純,單指研讀希臘羅馬的文學、哲學與政治著作,而在佛羅倫斯特別指的是羅倫佐麥迪奇為首的一群朋友所組成的新柏拉圖學院(Neoplatonic Academy)。他們最早在卡瑞基(Villa Medici at Careggi)聚會,一座中世紀住宅改建的府邸。後來在佛羅倫斯郊區Fiesole建造新的莊園。

這座Villa Medici由Michelozzo於1455-61年間所設計建造,建築物偏側一旁,庭園向山丘下的遠景開放。建築本身在比例尺度上都呈現完整的立方體,幾何秩序並延伸到庭園中。庭園最大的特色在於「階台」(terrace)的使用,除了順應地形山勢,可以遠眺佛羅倫斯之外,也呼應了古典文獻中所記載的「空中花園」。在中軸線設有水泉、階台端點的瞭望涼亭、在房屋後側有十字分割的秘密花園、以葡萄棚架作為動線穿越與光影交錯的主要通道、緩階與緩坡的運用等等,都成為晚期義大利庭園的標準元素。Medici Fiesole的裝設雖然沒有後來庭園的奢華,設計語彙的運用也沒有後人熟稔,但是傳達出一種具體而微的低調感。在裝飾、地表理水、鋪面材質、壁畫等部位也表現出佛羅倫斯的工藝傳統中所特有的簡潔精緻,在美麗中又散發出一種樸素的氣息。

medici-fiesole-2

如果穿越時空一下,人文主義莊園在二十世紀初又掀起波瀾,從十九世紀末formal garden vs. informal garden的論戰,延伸到擁文藝復興與哥德復興的建築師之間的緊張對峙。前者如神經質的Geoffrey Scott(於1914年出版《建築的人文主義》The Architecture of Humanism,漢寶德先生早年曾有專文介紹)和論證嚴謹的藝術史家維特考爾(Rudolf Wittkower);後者如眾多擁護美術工藝運動的建築師恩文(Raymond Unwin)等人。人文主義這個詞的定義模糊,也是部分引起論戰的原因。除了古典時期的研究之外,humanism還可以更廣泛表示人類知識的學習,或是由人類感官投射而成的建築形式。

這裡Scott所寫的《建築的人文主義》特別值得一提,因為他屬於佛羅倫斯的英國藝術史圈,也就是以文藝復興藝術史家Bernard Berenson為首的社群,由此他也代表了二十世紀初建築運動中屬於英國的理性主義聲音。這樣的聲音雖然在精神上和哥德復興是雷同的,但是在視覺風格上文藝復興的簡潔明朗和哥德的繁複多變卻相反,於是Scott這本書採取了論辯(polemics)的文體,一口氣列出了許多「謬誤」,和想像中的讀者辯論起來了。論辯文體讀起來一方面清晰,另一方面也有點紮稻草人的味道。而如同Reyner Banham指出,這些所謂的謬誤卻是讓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建築免於陳腔濫調的重要思想。因此Scott的理性主義是值得注意的,比如他筆下也曾出現這樣的建築定義,令人想到十年之後的柯布:

在單純而即刻的感受下顯現的建築,乃是經由光線與陰影、空間、量體和線條的組合。

Architecture, simply and immediately perceived, is a combination, revealed through light and shade, of spaces, masses, and lines.

Villa Medici, Fiesole, seen from the lower terrace.

Villa Medici, Fiesole, seen from the lower terrace.

有趣的是Geoffrey Scott和他的年輕建築師朋友品森(Cecil Pincent)當年也在佛羅倫斯參與莊園的修繕與新建,包括Villa Medici Fiesole本身的整修,以及Bernard Berenson的住屋Villa Tatti,現為哈佛大學的文藝復興研究中心。而Scott本人的繼女Iris Origo 則在Villa Medici Fiesole長大,後來成為著名的作家與歷史學者。1920年代Iris和夫婿在佛羅倫斯東南方遠郊購買下幾近廢墟的Villa La Foce,隨同Cecil Pincent一同打造出兼具古典與現代氣息的精采莊園。後來La Foce在二戰期間成為收容傷兵與孤兒的臨時收容所兼醫院,Iris把這些事件記載於War in Val D’Orcia(歐西亞河谷的戰爭)這本回憶錄中。二戰期間Pincent也在盟軍的砲火下四處奔走,試圖保存佛羅倫斯的文物與建築。這段故事以及他和Scott的合作在The Venus Fixers(中譯:《搶救維納斯》)中也有寫到一些。

或許是因為國族風格的視角(英國庭園=如畫與田園風格),二十世紀的英國建築與庭園走文藝復興傳統的這一條線索,比較受人忽略。加上1930年代現代建築的國際風格興起、多數人僅從字面解讀「裝飾與罪惡」、「形隨機能」等標語,人文主義與哥德復興的對峙在也隨風消逝。不過文藝復興與哥德復興傳統的設計理論和手段,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也獲得另一個綜合,轉而出現在Colin Rowe妙筆之下的「mathematical villa」和「transparency」等議題中,換句話說也見於柯比意的眾多白牆莊園系列與國際聯盟建築群的設計中。柯比意本人也受羅馬莊園的影響,如他曾經素描過的羅馬的Villa Lante(由Romano設計,不是較著名的Villa Lante @ Bagnaia)。另一受到人文主義影響的設計師則是持續探討幾何完形的路康(Louis Kahn),尤其是古羅馬時期的建築以及Piranesi的重新想像中。Scott和路康建築中的人文主義也影響到漢寶德先生後來在《給青年建築師的信》中所提倡「雅俗共賞的建築觀」,也就是「人文主義兼顧雅俗的美學態度,認為只有如此才能完成建築的社會任務。」

關於人文主義莊園所吹皺的一池春水,學者Amamda Lillie 在Humanist Villa Revisited 這篇短文中試圖重新定義。在她的眼中的humanist villa除了Villa Medici Fiesole這樣的典型之外,還可以擴大到其他的地方。Lillie認為所謂的人文主義莊園,不一定如Scott或Witkower的定義下遵循某種古典美學的比例與尺度規範,也不一定是純粹為了美學而存在。以Villa Medici Fiesole 來說,也負責葡萄與橄欖的管理收納,兼具農業莊園機能。如果擴大來說,研究人文主義的場所,以及人文主義學者所居住(過)的地方,也都可以稱為人文主義莊園。

由此觀之,二十世紀初的風格戰爭,其實一方面是爭奪專業地盤的藉口,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在視覺風格和道德觀念之間畫上單一等號的天真企圖。從現代建築堅持「沒有風格」,卻成為另一種支配性風格,到今天風格成為一種掛在嘴上但沒什麼人會深究的標籤,我們反而有點懷念起會為了不同的美學觀點而認真爭論的那個年代。

相關連結:

建築的精神向度(漢寶德,1971 初版 / 2002年新版)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20841325520

“It’s time for a fresh look at The Architecture of Humanism,” Felix Mara (2012)
http://www.architectsjournal.co.uk/comment/its-time-for-a-fresh-look-at-the-architecture-of-humanism/8634945.article

“Humanist Villa Revisited,”Amanda Lillie (1995)
http://www2.gwu.edu/~art/Temporary_SL/225/readings/Brown_01.pdf

The Architecture of Humanism: A Study in the History of Taste (Geoffrey Scott, 1914)
http://www.amazon.com/Architecture-Humanism-History-Classical-America/dp/0393730352/

Echoes of History at a Tuscan Estate
http://www.nytimes.com/2014/05/11/travel/echoes-of-history-at-a-tuscan-estate.html

“Villa La Foce” and Iris Origo
http://www.montepulciano.net/la_foce_iris_origo.htm

An Infinity of Graces: Cecil Ross Pinsent, An English Architect in the Italian Landscape (Ethne Clarke , 2013)
http://www.amazon.com/Infinity-Graces-Pinsent-Architect-Landscape/dp/0393732215/

Florentine Villas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An Architectural and Social History, (Amamda Lillie, 2005)
http://www.amazon.com/Florentine-Villas-Fifteenth-Century-Architectural/dp/0521181380

Architectural Principles in the Age of Humanism (Rudolf Witkower, 1965)
http://www.amazon.com/Architectural-Principles-Humanism-Rudolph-Wittkower/dp/0393005992

Theory and Design in the First Machine Age (Reyner Banham, 1960)
http://www.amazon.com/Theory-Design-First-Machine-Age/dp/0262520583